近日,企查查显示,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柔宇)因其他规避执行行为,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柔宇董事长兼CEO刘自鸿也被限制高消费。 

 

近日,企查查显示,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柔宇)因其他规避执行行为,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柔宇董事长兼CEO刘自鸿也被限制高消费。 

公开资料显示,柔宇成立于2012年,由IDG资本、中信资本、基石资本、Alpha Wealth等一批国内外风险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共同投资。柔宇在成立仅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获得了国内外著名风险投资机构的四轮风险投资。2019年第四季度,柔宇完成3亿美元F轮融资,公司估值高达60亿美金。那么,曾经如此辉煌的柔宇何以沦落至此?

未能盈利的独角兽

柔宇成立至今,不过十年多时间,但它在过去几年取得的成就,却是很多公司几十年也望尘莫及的。2015年7月,柔宇启动世界首条超薄柔性显示模组及柔性传感器量产线;2018年10月,柔宇正式发售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柔派;2020年,柔宇科技进入《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排名第70位,同时位列《中国企业家》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科创企业百强榜”榜首,同年年底,柔宇向上交所递交科创板IPO申请。

然而,仅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柔宇就以“考虑到公司股东结构存在直接层面的‘三类股东’等适格性情况尚待进一步论证,考虑到公司发展战略”为由,暂缓科创板上市申请并获批准。紧接着,柔宇再次引起公众关注的消息是拖欠薪资,2022年4月,有柔宇员工表示,从2021年9月开始,他在6个月内收到5封欠薪邮件,邮件内容大体相同:公司融资正在推进,资金即将到账,马上补发工资。现在,柔宇又成为被执行人,企查查显示,柔宇被执行总金额已达约1.05亿元。

谈到柔宇近两年的负面现状,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十分可惜,“作为折叠屏技术鼻祖,柔宇高频融资的背后却没有高频产出,同时在商业化道路上也没有抓好内控管理,这是柔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主要原因。”

在CINNO Research研究总监刘雨实看来,屏厂要用技术说话,而柔宇的技术路线从结果看已经失败了。他告诉中国家电网记者,柔宇高调宣传的所谓“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实际上就是一种Oxide-TFT,与其他厂商选择的主流路线LTPS-TFT相比,Oxide-TFT在诸多关键参数上明显落后,“柔宇既没有实力改进Oxide-TFT小尺寸应用的不足,且由于技术路线冷门,更缺少关键设备材料供应商配合,因而其显示屏产品毫无竞争力,得不到主流手机厂商认可,得不到稳定客户,也就无法形成持续的资金流,烧光融资以后自然无以为继。除了技术路线原因以外,柔宇在管理、营销等方面也存在较多非议。”

上述提及的问题,从柔宇之前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可见端倪。如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内”),柔宇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合计占比分别为27.28%、42.23%、34.77%、68.54%,其中第一大供应商分别为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SFA Engineering Corp.、上海闻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供应商的变动频率相对较高。

再来看看柔宇的技术发展路线,不可否认的是,在此方面,柔宇的确是一个重研发企业。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柔宇及控股子公司境内外已授权1102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352项。同时,报告期内,柔宇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47.87%、447.88%、258.25%、502.01%。换言之,庞大的研发费用使柔宇入不敷出,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9亿元、-8.02亿元、-10.73亿元和-9.61亿元。

在C端缺乏认知度的折叠屏手机鼻祖

近年来各手机厂商在影像、芯片、硬件等技术上已越发成熟,折叠屏成为它们对手机发展趋势的新思考与新方案,大屏幕与小设备结合,兼具办公和娱乐需求的折叠屏手机照进现实,逐渐被消费者熟知。

当前主流手机厂商都已加速在折叠屏手机上的探索,它们入局此赛道的背后,不仅是研发创新力上的比拼,更是它们冲击高端市场的必经之路与决心。一直以来,高端市场“强大品牌力”的附加属性,使产品有着较高溢价能力的同时,也使用户对品牌有着较高的忠诚度,因此在高端市场的占有率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一个企业在行业的话语权。

华为已推出5款折叠屏手机,同时其也即将于3月23日发布最新款Mate X3折叠屏手机;三星Galaxy Note系列已正式退场,折叠屏手机Galaxy Z系列似乎是其最高端旗舰的重心方向;小米、OPPO、荣耀等也都陆续推出了折叠屏手机产品;而尚未推出折叠屏手机的苹果也已申请了折叠屏专利。

纵观折叠屏手机的发展趋势,可以看到目前折叠屏手机硬件的成熟度已经很高。在软件方面,横折智能手机在分屏应用和多应用等方面较为成熟,竖折智能手机与直板手机保持一致,软件适配难度较低。与此同时,折叠屏手机的产品形态也朝着更便于用户使用的轻薄化方向演进。

张毅认为,折叠屏手机是智能手机市场有机会延续商业利润的重要方向,也就意味着,整个智能手机由过去的芯片迭代、摄像头迭代、屏幕迭代及UI迭代的增长时期,转而面向另外一端技术的迭代和升级。

从销售端看,华为和三星占据着折叠屏手机市场中的主导地位。艾瑞咨询发布的《2023年中国折叠屏手机市场洞察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市场折叠屏销量前五的品牌分别为华为、三星、OPPO、小米、vivo,其中华为独占半壁江山,销量占比达51.3%。但其实,如前文所提及,柔宇才是折叠屏手机鼻祖,但在消费市场上,柔宇却并未拥有姓名。

对此,刘雨实表示,柔宇作为屏厂,在B端业务没有出路的时候选择增加投资自己布局C端打响知名度,并且通过营销造势积极争抢“首款折叠屏”手机的名头,但是B端业务需要攻克技术难题、打通供应链需要大量投资,C端建设品牌、铺设渠道、宣传营销和持续迭代也同样需要大量投资,使得柔宇本就不充裕的资金雪上加霜,“而折叠屏手机彼时作为一个尚不成熟的细分领域,更加需要持续投入来推动技术和市场成熟,三星、华为等大厂也是花费数年时间才初见成效,以柔宇的体量和资金自然很难在C端溅起一点水花。”

虽然当前折叠屏手机还属于小众化产品,但也正逐步走向大众市场。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智能手机出货量293万台,同比下降3.5%,而折叠屏手机则展现出逆势增长的迅猛态势,同比增长154.4%达3.6万台。那么,在此背景下,柔宇能否借助折叠屏手机趋势“翻身”吗?

张毅分析说,柔宇的融资估值都相对较高,在债台高筑的现在,其他投资者是不太容易再投资进去的,且在折叠屏市场上也有其他流行的竞品,因此柔宇当下的困境是有些棘手的。刘雨实也表达了相近的看法,他提到柔宇目前正处在一个迫切需要讲新故事融资续命阶段,但此前花光多轮融资也没做好业务的经历,很难说服投资人再砸进去上百亿,因此柔宇原地翻身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即便折叠屏还有新机会点,也已经与柔宇无关。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