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特斯拉公布了一段关于optimus人形机器人的最新动态视频。在美国另一家人形机器人公司Agility Robotics刚刚官宣新工厂即将建成,年产量冲击10000台之际,特斯拉以“秀肌肉”的方式回应对方的叫嚣。

视频中最大的亮点在于人形机器人的神经网络经过完全端到端的训练,即视频输入,控制输出,这意味着机器人的自主分类能力将再上一个台阶。该神经网络的训练与特斯拉另一项引以为傲的技术——FSD(Full self-driving)完全无人驾驶系统的原理类似,经过海量的视频训练使机器人自主做出判断。

除此之外,特斯拉optimus人形机器人还在视频中展示了他的瑜伽技能,单足站立,双手合十,进行着一些拉伸动作,俨然一副瑜伽新手的模样。从去年的AI DAY上需要三位壮汉扛上舞台,到今年在瑜伽表演,特斯拉optimus的运动控制能力正在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进化。

一名工程师网友表示:“这绝对是令人兴奋的进步!作为一名工程师,我对所有必须做得恰到好处的微小细节感到非常敬畏,以实现看起来相当简单的流体运动……它已经具备了应对不断变化的现实的认知能力!自特斯拉团队的进展速度似乎呈指数曲线,good job!!”

从bot到optimus

特斯拉最早透露的人形机器人计划距今才过去两年时间,2021年,特斯拉首次公开人形机器人计划,机器人尚且叫做bot,并且在发布会上只有PPT和演员,以及马斯克一段仅仅十来分钟的介绍。彼时,人形机器人呼声并不高,尽管如波士顿动力等机器人公司不断展示人形机器人优秀的运动能力,但在大众视角里这些产品只不过是噱头。

而人形机器人随着AI大模型的火爆被推上风口浪尖,随后,一大批科技公司投身到“AI+机器人”的浪潮中,争先恐后朝具身智能的方向进军。从亮相大运会的优必选人形机器人、华为天才少年稚晖君的智元机器人,到Agility的搬运机器人、7*24H工作无休的Dictador的CEO机器人,一场军备竞赛正在人形机器人圈中上演。

在这场军备竞赛中,特斯拉慢慢从一个新兵变成行业主角,optimus的每一步进化都成了行业关注的焦点。2022年11月,在上海进博会的现场,特斯拉第一次告别内部结构外露,以有外壳的姿态公开亮相。

今年3月1日,特斯拉在得州奥斯汀的超级工厂举行公司史上首次投资者日活动时,阔别几个月的机器人两台“擎天柱”人形机器人在制造另一台机器人,人形机器人制造人形机器人的场景已经率先实现。

5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发表其对人形机器人未来的看法时提到,人形机器人将会是特斯拉未来的长久价值所在,将比特斯拉的电动车还要好卖,预计未来人形机器人的数量会超过100亿。

仅仅4个月过去,当optimus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已经练起了瑜伽,把一众机器人卷疯了。

美国劳动力市场持续受挫,特斯拉笑纳渔翁之利?

人形机器人的诞生是为了让一种自动化的设备更容易适应和使用人类的生产工具,从而达到服务人类生产生活的目的,这代表着人形机器人的最终使命不是舞者,不是瑜伽教练,而是工人。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美国非农职位空缺数达到了1101.2万人,职位空缺率达6.7%。美国位空缺人数与失业人数之比已经从2020年的0.8上升至接近2,这意味着劳动力缺口已经较为严重,并且有持续恶化的趋势。同时,持续性的劳动力缺口让美国薪资猛涨,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2022年全年劳动力成本跃升了5.7%,创下1982年以来的最大年涨幅。

尽管薪资持续上涨,但美国工人们似乎仍不买账。当地时间9月15日,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同时,创下80年首遇。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UAW(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于当天对底特律汽车三巨头通用、福特和Stellantis发起,要求涨薪40%,并大幅提高福利。

一周后的9月22日,UAW主席Shawn Fain宣布通用和Stellantis旗下的38家零件配送中心加入队伍,目前工厂总数已达41家。这股潮不但没有褪去,反而越演越烈,甚至可能仅仅发生的是预热。

然而这次的运动似乎对特斯拉而言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相反,特斯拉坐山观虎斗,甚至可能收获渔翁之利。

特斯拉目前占据了美国电动车市场的60%以上市占比,正伺机在汽车能源革新之际一举反超传统汽车企业。有消息称,今年上半年间,特斯拉曾疯狂订购6万套机器人。

人形机器人发展至此,为何无法大量装配

说回人形机器人,综合特斯拉公布的所有人形机器人的视频来看,optimus已经具备了工人的能力,但没有在工厂大量装配的最重要原因可能有两个——效率和成本。

尽管在本次的视频中,optimus擎天柱机器人在夹取移动速度上较往常有所提升,但对于流水线上高效的工业机器人而言,仍有进步的空间。并且工业机器人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后,产品性能已经十分稳定,而人形机器人作为新产品,稳定性和耐用性等都有待考究,匆忙上线很可能更耽误效率。

而成本更是阻碍人形机器人发展的最大绊脚石之一。在工业生产中,除了效率,成本也是考量的重要因素。如特斯拉optimus人形机器人这种多自由度机器人,其伺服电机等核心零部件精度要求高且使用数量多,成本居高不下。目前一台人形机器人的成本价不下10W美金,对企业而言,极可能从“降本增效”的出发点变成“增本降效”的累赘。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