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上有微波炉可以加热饭菜吗_高铁上不提供微波炉加热_旅客自带盒饭用高铁微波炉被拒

董泽刚和同事们在厨房备菜、洗菜

春运正如火如荼地进行。 当您踏上归途时,还记得车厢里“香烟、瓜子、火腿肠、啤酒、饮料、方便面,请把腿抬起来”的呼喊声吗? 如今,“舌尖上的春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董泽刚是济南客运段的餐车厨师。 从业37年,他创造了18道菜肴。 他亲身经历了餐车饮食的变化,见证了多年来乘客味蕾和消费习惯的变化。

变化一:从烧木炭做饭改为使用电磁炉

董泽刚是济南至深圳K1281次列车上的餐车厨师。 他从一名厨师开始,在火车上的三英尺炉子上工作了 38 年。 在狭长、只有几平方米的厨房里,董泽刚亲自洗菜、切菜、炒菜,“一站式”,十分熟练。 一日三餐的工作,他一天都很难休息。

走进他餐车的厨房,记者看到,厨房长约五米,宽一米多,配有两台电磁炉、一个蒸锅、一个微波炉,形成了列车上的“移动厨房”。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董泽刚每天要做上百份盒饭、上百份炒菜。

30多年的餐车工作经验,让董泽刚练就了高超的刀功。 记者看到,随着敏捷的动作,每个土豆都变成了一根根匀称的细丝,密集的“扑通”声就像一首优美的乐曲。 “因为火车运行时摇晃、不稳定,一开始我经常割伤手,现在已经习惯了,切成片、条、丝都没问题。” 勺子也是董泽刚的拿手好戏。 食材在煎勺里上下飞舞,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 他告诉记者:“倾斜勺子可以让菜肴和调味料快速融合,受热均匀,让饭菜更加美味。”

谈到这30年的变化,他说现在虽然很累,但比以前好多了。 他告诉记者,他体验过绿皮车、红皮车、蓝皮车。 现在火车上做饭用的是电磁炉,而以前绿皮火车上用的是木炭炉。

“那时候最怕夏天,很多游客光着膀子吃饭,但我们也得穿得整整齐齐,扣好所有扣子。如果室外温度是267摄氏度,餐车后台的温度就是超过60摄氏度,基本上做饭一次就像洗桑拿一样,全身湿透,长满痱子。”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似乎还沉浸在那个场景中。

变化二从用半扇红烧肉到“少油、少盐、少肉”

“过去能吃到肉是生活幸福的标志,但现在肉对很多游客来说却是禁忌。” 董厨师告诉记者,以前是“有肉就行”,吃饱就好,现在是营养搭配,少食多餐。 油少盐。

董泽刚说,20世纪80年代,乘客在餐车上用餐时,必须先买票。 当时,餐车上的红烧肉“盖饭”很受欢迎。 最高峰时,一趟可售出 800 份。 半片猪可以用来坐火车。 “每天把半片猪肉切成小块,炖十几锅米饭,切80斤蔬菜。”

“那时候,每顿饭都是我和同事现做的,装进长长的铝制饭盒里,由售票员推着手推车到车厢里卖。” 董泽刚说,这种饭盒最突出的特点是没有盖子。 ,米饭盛到三分之二,上面放一点肉和蔬菜,和现在的饭碗很像,一盒也就两三毛钱。 当乘客吃得差不多时,售票员会推着小车去收集空饭盒,但有时很多饭盒都收不到,因为有的饭盒被当成了“小板凳”。

当“肉更好”、“多肉最好”的时代过去了,现在大家都要求少油、少盐、营养丰富。 目前,一列火车甚至无法使用10公斤肉类。

改变3:从我做什么、你吃什么,到你想做什么、我做什么

20世纪80、90年代的餐车,乘客可以在车上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没有菜谱。 餐车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这趟车上提供什么菜肴。 现在已经没有点餐这回事了。

“此后,带方便面、火腿肠、卤蛋、面包等食物的乘客越来越多,车上吃盒饭的人越来越少。” 面对这种情况,董泽刚和同事们对菜品进行了研究改进,包括推出了西北风味的大盘鸡等菜品。 饭盒也改成了单独的饭盘。 饭碗的数量减少了,改为炒菜和米饭的形式。 此后,餐车的数量逐渐增加。

“现在乘客想吃什么就可以点什么,充分满足他们的需求。” 董泽刚表示,他们在餐车餐食改革中引入新理念,为乘客提供定制餐食,推出航线餐食等服务。 根据季节的不同,不同的菜肴以不同的方式精心搭配:“春季冷暖时,注重荤素搭配;夏季天气较热时,提供清淡菜肴。” 首先要做的是了解沿途旅客的饮食习惯和喜好,制定有针对性的菜单。 比如,上海人爱吃甜食,他就用浓油、红酱烹制红烧肉,味道香甜,色香味俱全; 湖南人爱吃辣,所以他做了剁椒鱼头,又香又辣; 深圳人喜欢清淡,他准备了清爽可口的凉菜。

董师傅说,这些年来,他自创了金杯酿虾、两条鱼、炸杏鲍菇盒、鱿鱼炖肉、葱娃娃菜、苹果酥肉、啤酒鸭、软炒冬瓜、猪肝尖。蜜汁小指关节、炸豆腐条、杂味茄子、松鼠鱼、扁豆盒、烤鱼茄子、蒜香鲈鱼、辣椒鱼头、酸菜炖白肉等18道菜品,一直很受欢迎,所以才会保留到现在。 现在。

变化四 餐车主角“换人”,农民工和食客增多

董泽刚告诉记者,由于口味醇厚、营养丰富,他的特色菜已成为公交车上的“招牌菜”,拥有大量回头客,其中包括不少农民工。

“10年前,在餐车用餐似乎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条件好的游客大多来到餐车点餐。农民工的主食大多是从家里带来的。” 董泽刚说,现在在外工作了一年的农民工也会在春节回家路上犒赏自己。 越来越多的人三五成群来到餐车,点上几顿可口的饭菜和几罐啤酒,舒舒服服地吃上一顿。

餐车餐盒口味的变化是时代变迁的一个小缩影。 两年后就要退休的董泽刚说,那些年跑的车、做的饭菜都令人难忘。 餐车餐盒的“内容”在变化,但满足乘客的目的从未改变。

●吐槽

火车饭盒不好吃或速冻影响口感

“火车上空姐总是喊这副对联。第一副是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第二副是白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横评是收起腿” ”。 这是非常有感染力的。 微博不仅让不少网友笑了,也引来不少人吐槽。

两年前,张先生乘坐普通火车时,在火车上吃盒饭。 “食物是火锅炒的,有肉有菜。现在火车上的饭盒都是速冻的,用微波炉加热后,米饭很硬,饭量也很大。” “很小。高铁上的食物好吃吗?为什么高铁上卖的食物看起来比普通的好吃,但味道却不如普通火车上的食物?” 张先生的困惑是一些乘客眼中的“高铁未解之谜”。”,记者咨询了铁路业内人士。

据悉,越来越多的高铁、高铁列车在国内运营,火车餐也逐渐告别了传统火锅,进入了微波速冻时代。 据铁路业内人士介绍,普速列车上的餐食全部由乘务组生产销售。 动车组列车不得点燃明火。 餐车上没有炉灶。 餐食被冷冻并运送到火车上。 售票员用微波炉加热后出售。 高铁上的餐盒并不是新鲜制作的。 它们只能以成品形式从供应商处购买。 因此,价格比现做的饭盒要贵。 另外,速冻食品在物流上需要额外的冷链环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口感,增加了盒饭的成本。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