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N”后,阿里内部的组织架构调整仍在继续。 11月初,1688和闲鱼升级为淘天集团的一级业务,1688总裁余涌(花名:朴初),闲鱼总裁为丁健(花名:季山)直接向淘天集团CEO戴珊汇报。 字母榜近日获悉,业务提级后,闲鱼在组织内部也进行了一系列人员调整,其中有一个显著的变化:在明确闲鱼各业务线的运营重心后,产品团队按照和业务线的对应关系建立产运一体的组织结构。 简单来说就是,原先相对独立的产品团队调整后会进入到每个具体的业务单元里去,以产品思维驱动业务创新。 在普遍的认知里,海外互联网公司更多采用由产品团队驱动公司发展的组织模式,而中国互联网公司大多更依赖精细化的运营,多为运营驱动型的组织模式。 但因闲鱼的交易种类、模式多而杂,年轻用户占比多,闲鱼就需要对APP的底层逻辑进行理顺和升级,在产品端做更多创新,来满足各类细分、多元、时髦的交易需求,这正是闲鱼产品团队深入业务的原因。 事实上,闲鱼在组织上将产品团队分拆之前,闲鱼现任掌门人季山已经对闲鱼进行了产品化改造。季山是产品经理出身,曾参与整个手淘移动化建设,也有丰富的社区经验。 今年二季度,闲鱼DAU同比上升18%,三季度DAU同比上升20%,连续两个季度DAU上涨或已证明产品化改造思路行之有效。 而如何以产品化思维,从闲置交易平台,进一步走向生活方式社区,就是闲鱼的新课题。 A 由于闲置物品交易的特殊性,在闲鱼的生态内,存在多元的角色,买家、卖家、服务商,复杂的用户群体带来的是用户交易场景和诉求的复杂性,买家希望买到不踩坑的商品,卖家则希望省心卖。 2022年6月,闲鱼鱼小铺上线,为更专业的卖家提供了运营工具。闲鱼官方显示,鱼小铺可以上架500个商品链接并设置商品库存,店铺运营工具也越来越完善,有宝贝分组、粉丝管理、专属曝光卡等功能。鱼小铺的产品设计,让想买个人闲置用品的买家能够更准确地识别卖家属性,便于交易决策;另一方面也加强了平台对职业卖家的管理。 字母榜了解到,闲鱼今年还解决了闲置交易中的“退货”难题,不同于传统电商平台,二手闲置物品的交易较难以定义买卖双方的责任,因此在售后处理中没法一刀切地处理,闲鱼今年通过逆向交易链路的升级,定义了“有理由可退”的平台准则,也为二手闲置交易提供了新的标准。 实际上,闲鱼优化交易体验的思路还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与用户共建社区生态,更强的参与激发用户更强的认同感。 2017年,闲鱼上线闲鱼小法庭,进行社区自治的尝试。成为评审员后,用户可以参与买卖双方的纠纷评定。因为闲鱼上的商品交易多为非标准品,在纠纷判断的过程中,往往出现各执一词的情况,而用户作为评审员参与投票,更有公信力,也能让参与者在小法庭的体验中增进对社区交易规则的理解。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创新产品,今年,不仅闲鱼平台的退款纠纷将全面接入小法庭,这种社区问题的解决方式也给行业提供了新思路,近日热议的美团外卖评审团就是闲鱼小法庭思路在外卖行业的延伸。 更好的交易体验,生态建设,也为闲鱼带来了用户增长和留存,尤其在年轻用户群体中渗透率越来越高,数据显示,目前闲鱼95后活跃用户占比60%,不少年轻人无论省钱消费,还是做副业都会来闲鱼。 B 小众兴趣让闲鱼不再止步闲置交易,兴趣圈层建设也成为闲鱼产品创新的一个突破口。 除了日常用品、副业羊毛,闲鱼的一个重要供给是小众稀有的商品,这与闲鱼上有80万达人玩家有关,比如潮玩、盲盒达人等。达人和用户们长期以来的交易行为,自发孕育出了新模式,非标品交易成为闲鱼的重要组成,并由此衍生出了交流的兴趣场,成为了闲鱼社区化的基础。 在对兴趣版块的产品化改造上,闲鱼的思路是:顺应圈层思维习惯,尊重兴趣用户体验。为此今年闲鱼潮玩版块推出了“鱼玩赏”。 鱼玩赏借鉴了目前潮玩领域热门玩法“一番赏”。一番赏是一种动漫IP抽奖活动形式,最初主要流行于日本便利店、商场的线下盲盒机、娃娃机里,是一种非常经典的盲盒玩法,推出鱼玩赏后闲鱼用户可以不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在平台内一键抽赏。 兴趣圈层不止局限于潮玩领域。人们可以在闲鱼上找到数万个大大小小的兴趣圈层。为圈层达人提供生长环境,通过兴趣圈子聚集圈层爱好者,也是闲鱼在社区化、内容化建设上的重要尝试。 会玩社区上线于2020年底,今年5月,“会玩”版块进行升级,着重增强了互动性,兴趣达人、用户可以通过经验贴、直播等方式,进行互动,不同圈层间的交流在“会玩”里找到了兴趣广场;在兴趣商品的搜索上,“会玩”与基本的搜索功能也做了优化,让非标商品的寻找与交易更加顺畅。 在闲鱼“会玩”频道可以看到,一些小众产品正在闲鱼上流转。比如流麻定制的手机壳,各类瓷器。一位微缩设计师就在闲鱼上售卖她的手工制品:比如售价1200元的微缩小兔子,近800元的六分娃屋家居等。 5月,闲鱼在新版APP首页新增“海鲜市场”频道,频道内设有拼单、交换、求购等功能。“拼单”就是新型供需关系的一种。在闲鱼,用户可以带着商品找到人,也可以需求找到商品,两种不同出发点的信息在这里源源不断的双向流动,让闲鱼的“广场”不仅是一个卖场,更是一个信息交流场、需求匹配场。 字母榜浏览海鲜市场频道看到,该频道除了有拼单功能,还设置了海鲜热榜等社区功能,成为不少用户根据热点赚钱的看板。比如“特种兵式旅行”大火的时候,用户就会在闲鱼上发布定制旅行服务的商品。 为了解决用户交易心智更强但“逛”的心智不强的问题,让用户在平台做出更多停留,激发出新的需求、打开流量和交易的天花板,闲鱼一定要强化社区氛围。 而闲鱼正在做的,就是将这些用户自发产生的交易行为、社交行为产品化、体系化,让社区与交易互相融合,用生活化的社区氛围激活更多交易场景。 当然,以上种种还远不是闲鱼社区化的终极形态。闲鱼未来想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让社区与交易互相融合、互相促进,形成自增长的生态飞轮。在闲鱼的设想中,平台也许可以进一步通过社区与搜索场景的结合实现社区互动。 C 社区和交易双轮驱动下的闲鱼,根基依旧是交易。 第三方报告显示,目前国内闲置物品交易市场规模已突破万亿,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闲置物品交易有望突破3万亿元。 对闲鱼来说,用社区产品挖掘用户规模、用户活跃度的潜力是一方面,在交易端做产品化的创新以激发更大的交易规模同样重要。 今年9月,闲鱼上线“帮卖”服务,卖家只需“提交订单——确认质检结果和价格——确认参与帮卖”三步即可完成闲置交易,质检、沟通、估价、推广卖出环节都由帮卖一站式解决。目前该服务已覆盖手机数码、潮奢、大家电等品类,闲鱼首创“三段式出清”模式,即闲鱼搜索推荐曝光、鱼市竞拍卖出、官方直播间帮卖三种方式,可以实现商品48小时卖出。 “从实际的数字可以看到,帮卖的价格、商品的成色都要好于传统意义上的回收,未来市场一定会分化,好的成色用户更愿意选择帮卖,卖出更高的价格。有些成色不太好的,也不太好卖,确实回收是一个兜底的解决方案。”季山在闲鱼帮卖发布会的时候表示,“这是闲鱼综合了不同平台的二手流转路径后,找到的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 字母榜观察到,帮卖的本质仍然是以买家和卖家服务为核心,以平台身份下场,提高物品流通的效率,增加交易的信任感。 同时,闲鱼完善了信用体系,推出“鱼力值”,该产品利用技术模型对平台海量用户交易、评价、互动与反馈等场景的自学习,形成每个闲鱼用户的信用分数,能帮助用户更加准确地了解买卖双方的信用状况,进一步解决闲置交易信任问题,保障交易的基本盘。 另外,为了帮助用户解决各种品类“身份来源识别”的难题,今年闲鱼上线了国内首个AI鉴定功能,可鉴定品类除了传统服饰、美妆、数码等大类,还包括文玩、玉石、木作等兴趣品类,甚至宠物也可以3秒出鉴定结果。 每一个行业风口的出现都会给闲鱼带来一波交易热潮,而闲鱼通过产品侧的优化来接住这些热度。 “交易其实是我们最核心的基石,交易必须建立在信任的前提之下,这是我们未来持续努力和迭代的方向”,季山说。 在交易之上,闲鱼里的宝藏商品需要消耗精力来挖掘,而社区能有效帮助用户降低信息获取和沟通成本,提升分享的乐趣。某种意义上,两者相辅相成。 对闲鱼来说,更好的产品服务可以把有闲置交易需求的用户带进来,通过产品创新、运营辅助搭建一个具有闲鱼特色的社区,让用户在这里分享交流,把更多元的生活方式带到这里,如此,闲鱼的天花板也便打开了。

By admin